www.hgw168.com  > 生态建设

银杏树下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版  发布时间:2013-12-06


     旧县镇柏家村与夷陵区的柳树垭村交界,山连着山、水伴着水,是远安西部边缘的村。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住在那里,已有很久、很久的年月。村子中央有一棵银杏树,据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古老的树木历经了苍桑的岁月,春花秋月树冠撑起的一块蓝天,树的下面常常围着好多、好多的人,天南地北地侃着--昨日的故事。曾经发生过多少事谁也没有过细的考察过?但柏家村先后两次的通车典礼就在这里,就在这的银杏树下。

    一九八三年的秋天,柏家大队修通了一条简易公路。一台"解放"牌汽车爬上了柏家淌,车爬上来的时候,在龙泉供销社装满花花绿绿的百货,行止鹰子嘴,停下来、停在土泥坡山顶在风杨树下。等在鹰子嘴的小学生站在路的旁边、举起手中的鲜花欢呼地喊过不停,好心的司机将车停下来破天荒【第一次】让守在路边的学生爬上汽车,好多人还是第一次搭车一种兴奋、一种激动、一种说不出的自豪。一声汽笛、一脚油门、车悠悠地行驶在柏家的土地上,那种好奇的感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好多人都十分幸运地说:我的娃子是从黄娜子树那坐车来的。其时只是站在车上。大队部的旁边、银杏树的下面,松柏搭起的彩门,帖上红红绿绿的标语,写的什么我已记不清楚,但那热闹的场面仿佛就在昨天。开车的师傅倍受欢迎,村民夹道、干部敬烟、漂亮的山妹子端来一盘又一盘香茶,一片欢腾,年轻的娃子在车上爬上爬下,尽情施展自己的本领。事到如今好多人仍留恋那时的荣耀,"开上柏家的汽车我是坐第一趟车来的....." 其时就是站在车箱里。上了年岁的人也跑去摸一摸,甚至问这个东西一顿能吃多少草,成了流传好多年的笑话。一把鞭炮、一阵锣鼓、一声汽笛,车缓缓地开过来,有点像首长检阅队伍的样子。我站在车上陪着前来祝贺的公社领导、管理区干部、陪着开车的师傅,陪着柏家的父老乡亲融进了这欢乐的人群。

   说实话,那只不过是一台半新不旧的"解放"汽车,一台载着百货、捎上柏家年轻人【娃子们】的货车,第一次爬上柏家,几丈红布注的绣球拴在车上、几箩筐鞭炮由连长圣金带上几个民兵铺满了操场,拉到中平河的石头上,挂到鹰子嘴的黄杨树上......操场里的炮竹炸了半天,说实话待遇够高了。操场上一条龙灯、两个狮子、还有这山里姑娘划着的彩莲船......听人说:土改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热闹过。

  支部书记张治荣站在彩旗飘飘的土堆上、站在麦克峰的前面,正而巴经地掏出几张纸高声念道: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您们好!在这喜庆、在这难忘的时候。我代表大队党支部、队委会向前来参加通车典礼的各位来宾、向关心、帮助、支持、理解柏家大队的各位领导、朋友、兄弟、姊妹们表示热诚的欢迎。向在新修柏家公路中无私奉献的柏家儿女,表示深深的感谢......

  又一阵掌声,又一阵鞭炮!

  山歌唱起来、龙灯舞起来、狮子跳起来、彩莲船悠悠划过来。柏家人虽然很贫穷,却很朴实、真挚、大队杀了一头猪,请来手艺最好的大姑娘、小嫂子们做出最好的农家宴招待远方的客人、堆起高高的蒸笼,腾腾的热气、款待新建柏家公路的功臣。

  回眸柏家,一个小小的村落,清清地泉水从茂密的丛林中流下来,融进远古的老井又悄悄地流进田野、绕过村落、滋润着柏家儿女,带上丰收的笑容偷偷地躲进中平河。在银杏树下、在叠叠的石岩上、留下永恒的印迹、依依不舍跳进望儿河峡谷。河的对岸那天造地设的将军柱、碧血青峰塔在默默地述说,述说着她的眷恋。

  不知是何年,这里洒落几户人家,也许是这里是"银杏"的故乡,"银杏"俗名白果,不知是先有树还是后有家?"柏家"这块土地与银杏树结下了不解之缘。从龙泉西去,穿越近千米的峡谷,攀上叠叠梯田,道道清流过长凤的裙帘,歇在这依山伴水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深山驿站,东引襄阳、西去宜昌、南临荆沙、北及武当、南来北往的客人都在这里歇脚,岁月的伸延渐渐的变成茶马古道。柏家儿女在望儿河峡谷的石缝中撬开一条小径,连接着山外的世界,深山曲峡、千丈危崖、百米险滩又不知道跌下多少骡马?不知是何方智士发起倡议,从宗家河劈南岩筑起了长千丈、宽百尺的青石台阶,这就是土泥坡的大道,像一幅天帘巨卷挂在遥远的天际。这万步台阶留有久远的印迹岁月触摸的青黛闪亮,土泥坡似一部无字的天书记载着曾经的岁月,多少年了这块沉厚的石碑与土泥坡的大道至今仍留在枫杨树下。

  我的童年,走在土泥坡的路上,清晰的记得这里的每一块石头、石条磨光的脚印。这里盛产水稻、高梁,盛产木梓、桐子、银杏、柿子......中平河的两岸的岩石中盛产打铁的煤。上学的间隙随父母把公粮背到龙泉又把百货背上柏家淌,后来煤炭变成钱,农闲的时节一个队的劳力排着长长的队到中平河背煤炭,背下土泥坡、挑出星头包、背上几十斤煤油又爬上高高的土泥坡。那一年县里奖励大队一台拖拉机,书记洪国带着劳力硬是从土泥坡上抬上去。好多年柏家儿女无怨无悔,将这条条青石攀摸得生情、闪光。这传统的、纯朴的、这艰辛的、这美好的记忆一直深深地印在心底。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在龙泉公路将成雏形的时候,柏家人暗暗地使劲,准备着钢钎、大锤、准备着锄头、粪框......。自带工具,自带干粮,请来交通局技术员测出通向山寨的路线。鹰子嘴上、一声炮响,一冬又一春、一年又一年,一条宽敞的大道从龙泉河谷、穿南岩峭壁修上了柏家,歇在山寨的银杏树下。鞭炮声宣告柏家通车了!柏家儿女从此告别了肩挑背驼!告别了,世世代代的背笼、扁担!告别了曾经艰难的岁月......。

  几年时间,柏家建起了公路网络,村组组通路、户户通车,年轻的一代驾驶着不同型号的汽车穿行在这块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上,南来北往的时候总要在银杏树下停下来讲述着曾经的曾经。

  前不久,实现了公路硬化,水泥路铺上了柏家淌、铺到了银杏树下。书记洪圣送来鲜红的请帖,通车庆典仪式仍在银杏树下。我们带着难忘的记忆、带着深情思念、带上柏家的又一代儿女我们参加了这次盛典,银杏树又一次挂满金色的果。

  青山作证、绿水长流,柏家以崭新的姿态,拥抱春天。银杏树下又一块石碑上撰刻着昨天、今天、明天......

                                                              远安县茅坪场镇林业工作站    黄贤明

信息来源:www.hgw168.com管理员 | 责任编辑:www.hgw168.com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