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gw168.com  > 生态建设

夏日——大堰的雨

设置字体大小:【 】 【打印】 【页面调色版  发布时间:2013-12-06


  说实话,我很感谢大堰留下一片森林,在大堰的森林里遇上一场雨算来也是人生有缘。在密林中与夏雨相逢、与森林对话、与小溪相吻与白云对话与雨丝牵手,望着远处的彩虹落下相思的泪。

 

  那是今年的七月,天、热的喘不过气来,一行数人越白云桥西进大堰,车在河谷中穿行,这里山夹着水水又夹着山、层峦叠岩石船出海、峭崖上横生的枝杆仿拂是飘动在桅杆上的彩旗,凉风送爽飘荡中送进大堰丛林的怀中,出海的石船伸出来悬挂在高高的峭壁上,丛林密布、杨柳依依、清亮的河水从叶的缝隙中筛出来发出优雅的音律......你到过大堰吗?只要来这里走走就能享受山与水的沐浴。几个大湾把一线晴空摔到身后只留下--幽静的谷,小溪仍在歌唱......公路的尽头几块巨石扎起了一个水荡,清清满满一池碧水溢出来躺在石板上晒皮,扶在水面上的叶一直连接天崖的绿浪,几条小鱼、一对鸳鸯从叶空里游来调戏着山外的来客。好多人欣赏大堰只在这流泻的石面上留下自己与大堰的倩影......

  四周的山拔地而起,峡谷是攀登山顶的唯一通道,建华说:这是几千米深的大堰谷好多年就没有人走过,山高、坡急,无人行走徒步攀延就更加艰难。半山腰的石墩上曾径是建华的老家好多年前他搬出大山,山上的幺爷一直不愿意下来守在那石墩的老屋,好几年只去过一次...... 只好由小周陪着,我钻进了大堰深谷。

  那条沟好深、好深、只有在叶缝中爬行,很少见到落到石面上的光,时不时风吹叶动幅射一丝光线却又收了回去了,森林虽不是湿地但【路】上的草堆却聚满了水,象海绵一样用手一捏从指缝中渗出水来,露在岩石上的根结满了水珠石板上没有一块干燥的地方湿莹印的一片,聚满水珠的光板仿佛就要滴下来,衔着光亮透洁点点一片。林空中叶顶玉簪又戴夏日在那里晃忧。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裳,就连腰带下面的一丝薄布也沁出水来,头发集满了汗水用手一抹就下起小雨。林中杂物不多,几棵大树豪无规则撑起这块蓝天象一座无垠的宫殿,树冠千层、叶叠青黛、几缕阳光将宫殿演义的更加鲜活,几枝野花将宫殿点缀的无限美妙。峭峰垭是这群峰的顶,站在山巅一览众山小,我溶进无边的海、无际的浪、无限风光......山风撕开神密的林沙、犹如少女推开的窗帘、群峰叠影尽收眼底。守在天崖的峭壁上--聆听远方吹来的风。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远方的白云留下来,由远至近、由淡涂浓、风一阵追着一阵、远方飘来了夏日的雨。在这林海深处、在这无限美妙的地方与夏雨相逢,当你送来凉风舒爽的时候我就期盼着、你来了带上远方的美丽轻轻地吻上我的脸、当你沐浴的时候我尽情地感谢你、洗去了都市的喧嚣、洗去了人生的疲惫、洗去了无聊的思念,目睹一浪衔着一浪的雨好象仙女飘柔的舞带银光闪闪、褶皱卷起雨灵飞上天去迎接仙宫的彩霞、筛下来的雨点齐齐刷刷泼在叶冠上又溅起一层白浪那是雨沙、是夏雨的精灵展示吻天的唇,林空浇成雨柱,大地的精灵顺着雨柱爬上了天宫......太阳露出小脸,躺在夏雨洗净的叶、山垭一片清晰、雅静,雨落下来打在枝干叶径、绿帆、白浪飘渺生淡烟、是云、是雾、是雨、是沙....... 却无法给予满意的答案,林中生紫烟将夏日的雨点燃。

  我站在峭崖上多情的冠伸过来,雨不停地变换优美姿态在浩瀚的林空尽情的潇洒,滴嗒,滴嗒抛下来落在叶峭又落下来落在我的脚下。

  风去也、雨来唉,云彩飘过来去她该去的地方......林中水滴不断。一阵风拨动千杆,哗啦啦落下一片,远方一道彩虹血色如烟,金镶四溢,紫色的光弧划过长空的雨烟悬在清亮的天空、悬在我永远的心迹。说实话我已忘记在哪里,在这密密的森林中做些什么?对岸的山谷传来鸟声。小周说"回去,还有一段很远、很远的路" 我走过山脊又走进峡谷......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居住过一户人家,随着时光的延伸都走了。大堰坝只留下一块少女般的原始森林。风作伴、雨作陪。万般美景空若谷,曾经猎人踩上大堰的足迹,采药人也曾经穿过这里的林空,好多年了,爬上山顶的人不多。我再次回头的时候这里的雨后已是晚霞了。

                         远安县林业技术推广站 黄贤明

信息来源:www.hgw168.com管理员 | 责任编辑:www.hgw168.com管理员